二分彩计划软件下载|二分彩怎么玩

“神炮將軍”匡裕民

2017-04-26 09:47 來源: 人民網  作者:

來源:人民網

? ?(《世紀風采》授權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發布,請勿轉載)

在人民軍隊歷史上,有一位開國中將終生與炮結緣,他是人民炮兵發展壯大的親歷者與推動者,他指揮炮兵嚴懲過蔣軍,痛殲過日寇,教訓過美帝,早早就享有“神炮手”美譽!

他,就是有“神炮將軍”美譽的匡裕民。

“你小子的炮可真神,一炮就把老蔣的機槍班端了”

1909年2月25日,農歷新年剛過,春雷驚天動地,春雨急如傾盆。當天,在江西萬安縣上芫村一間農舍里,伴隨著那隆隆的春雷聲,一條小生命呱呱墜地,他就是匡裕民。

慈母望著嗷嗷待哺的嬰孩,且喜且憂地說:“又添了一張口,這日子怎么過喲!這娃子伴著響雷出世,將來定是一個炮筒子。”一語成讖!匡裕民果真一生與炮結緣。

匡裕民排行第三,上面有哥有姐。由于家境貧寒,孩子們都進不了學堂,只能在家幫助父母勞動。匡裕民從小跟著哥姐放牛、割草、砍柴,風吹雨打出一副好身板,鄉親們都說他是扛槍的料。1926年9月,北伐軍打到萬安,國民革命的宣傳鋪天蓋地。匡裕民聽了熱血沸騰,他開始認識到,窮人要翻身,過上好日子,就得起來革命。于是,他果斷參加了農民協會,還當上了本鄉農民自衛隊隊長,很快成了土豪劣紳的眼中釘。

1927年11月,土地革命打響3個多月后,中共萬安縣委領導曾天宇等指揮萬安農軍奇襲鄰縣泰和城,匡裕民帶領本鄉自衛隊一馬當先。幾天后,曾天宇獲悉:敵軍金漢鼎一部從廣東開出,將在贛州乘船而下,直向農軍撲來。他就布置萬安農軍攔江截擊,匡裕民受命帶領本鄉農民自衛隊,在城北桃花洞架起了土炮———松樹炮。松樹炮可謂名符其實,是匡裕民等用大松樹鼓搗成的,炮彈里裹有鐵鍋片、碎磚瓦、玻璃渣,殺傷力極大。結果,敵軍突遭炮擊,許多敵兵中彈,哭爹喊娘。他們就醫南昌,醫生唉聲嘆氣,無法取出體內土制彈片。聞知敵人慘狀,曾天宇打趣地說:“匡裕民,你對敵斗爭真狠呀!”

1928年1月,中共萬安縣委舉行了武裝大暴動,第四次攻打縣城,匡裕民受命指揮農軍攻打東門。他帶頭沖鋒陷陣,率先突破了東門,成功打進縣城內。萬安暴動獲得了成功,建立了江西第一個縣級蘇維埃政府,“為江西蘇維埃政府的建立開辟了一個新紀元”。1929年9月,由于對敵斗爭英勇,匡裕民成長為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員。

1930年3月,在地方武裝奮戰4年之后,匡裕民光榮參加了紅軍,被分在軍委警衛團工作,專門負責保衛紅軍總部和軍委首長的安全。能夠到軍委警衛團工作,這是組織上對匡裕民的高度信任。當時,軍委主席項英見他威風凜凜,身強力壯,就建議說:“裕民呀,你還是去炮連打炮吧!火炮威力大,一炮重千鈞啊!”不久,匡裕民就調到紅一方面軍總部炮兵連。

1931年5月,匡裕民扛著迫擊炮,參加了中央蘇區第二次反“圍剿”作戰。在攻打廣昌戰斗中,紅一軍團集中主力,主攻廣昌城北。城北敵人憑借山頭工事和機槍火力,把紅軍壓在山腰進退不得。這時,炮兵連臨危受命。結果,前面幾位炮手無一命中,敵人的機槍照樣咆哮著。匡裕民看見敵人如此猖狂,怒從火頭起,他迅速挽起袖子,牢牢穩住炮身,瞄準敵人的火力點,果斷發炮!這一炮真神,準確地落在敵人的火力點上,敵人機槍啞巴了。一見敵人機槍被打掉,被困山腰上的紅軍指戰員火速沖向山頭。

廣昌之戰,殲敵1個團有余。戰后,朱德總司令夸獎匡裕民說:“你小子的炮可真神,一炮就把老蔣的機槍班端了,小心老蔣找你算賬喲!” 從此,匡裕民的“神炮手”美稱在紅軍中傳開了。不久,他升任紅一方面軍總部炮兵連連長。由于炮兵連裝備特殊、火力強大,他也成為紅一方面軍最知名的連長之一。1932年5月,歷經戰火考驗,他光榮加入中國共產黨。

由于用炮穩、準、狠,匡裕民引起紅三軍團首長彭德懷注意,把他要到紅三軍團,相繼擔任軍團特科隊隊長、炮兵營營長。在中央蘇區后三次反“圍剿”中,在山高路遠坑深的漫漫長征路上,一旦紅三軍團攻擊前進受阻,彭德懷就會一聲斷喝:“叫匡裕民來!”匡裕民也不含糊,總會幾炮解決頑敵。在橫刀立馬的彭大將軍熏陶下,匡裕民英勇頑強的戰斗作風更加成熟。

長征途中,紅軍減員嚴重,各部縮編,匡裕民又調到紅一軍團工作,歷任炮兵連副連長、山炮連連長,深得軍團長林彪好評。1936年10月,紅軍三大主力會師,全部紅軍只剩4個炮兵連,匡裕民就是4個炮兵連長之一!

“匡裕民受了一驚,蔣介石丟了一縣!”

1937年9月,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正式形成。此前,紅軍炮兵改編為1個山炮連(歸八路軍總部特務團建制)、5個迫擊炮連。匡裕民就是山炮連連長,奉命留守陜甘寧邊區。

1938年1月,八路軍總部炮兵團成立,武亭任炮兵團團長,邱創成任炮兵團政委。3月,匡裕民調任炮兵團參謀長。他們三人都是久經戰陣之人,都是懂得炮兵之人,都對炮兵團建設功不可沒。

炮兵團成立伊始,面臨著諸多困難,尤其是懂炮干部和技術骨干非常缺乏。當時,八路軍正處于發展壯大時期,各部隊普遍缺乏干部,靠上級抽調、委派干部是不現實的。武、邱、匡三人自力更生,走自我培訓、自我提高、自我發展的路子。當時,炮兵團戰士大多是來自山西及周邊省份的農民,還有一些來自同蒲路、平漢路、隴海路的鐵路工人,以及少數青年學生。許多人連槍都沒摸過,更不用說擺弄炮了。在這種情況下,武、邱、匡三人各司其職,有組織、有領導、有步驟地展開了政治學習教育和軍事培訓工作。

在培訓技術骨干中,根據炮兵團實際情況,武、邱、匡采取了以老帶新和先合后分的辦法,由匡裕民蹲點炮兵第4連,專門負責集訓從各炮兵連抽調來的好苗子。集訓時間雖然不長,但要求非常嚴格,所訓課目和內容也較全面。這些學員回到連隊,很快就成為軍政骨干和技術能手,分別擔任連長、指導員、排長、參謀等職務,緩解了干部、骨干緊張。以后,許多活躍在炮兵各級領導崗位上的高級指揮員,就是從當年這個名不見經傳的集訓班培養出來的。一些人回憶往事,總是風趣地說:“我是‘炮兵速成班’畢業的,‘班長’就是匡裕民參謀長!”對于匡裕民培養炮兵人才,炮兵史這樣記述:“在炮兵團初建時期,協助團主要領導開展以軍事技術為主的緊張軍政訓練,多次親自給部隊上炮兵知識課,經過4個多月的訓練,使部隊初步掌握了炮兵基本知識和技術要領。”

1938年6月,炮兵團成立了兩個營部:第一、二、三連為第一營,匡裕民兼任營長;第七、八、九連為第三營,趙章成任營長(趙是紅軍火炮專家)。根據分工,匡裕民帶領第一營離開延安,南開戰略要地洛川,保衛陜甘寧邊區。

匡裕民身在后方,心系前線,渴望用炮火一瀉對日寇的滿腔怒火。1938年8月,他終于等來戰機:奉命指揮炮兵團第一連開赴山西抗日前線,配合八路軍第一一五師作戰。在汾(陽)離(石)公路伏擊戰中,他指揮炮兵連以準確、猛烈的火力支援步兵,共殲滅日軍400多名,擊毀汽車2輛,打死、繳獲日軍戰馬320余匹。炮兵團首戰告捷,極大地鼓舞了指戰員的士氣。后來,從繳獲的日軍文件得知,日軍曾私下哀嘆:“如果共產軍沒有炮兵火力,我皇軍不會蒙受如此巨創!”

1939年10月,八路軍總部炮兵團與鄜甘獨立營合編為軍委特務團,匡裕民仍任參謀長,帶領炮兵第一營移駐鄜縣(今富縣)。此時,一件未遂刺殺事件讓他天下知名!

1940年1月,為制造緊張氣氛,頑固反共分子、國民黨鄜縣縣長蔣隆延密令刺殺匡裕民。結果,刺客眼拙誤殺他人,又被特務團一位連長碰上。該團斷然采取措施,當場捕獲刺客并捕獲暗殺隊頭目韓振江、王子玉。驚聞此事,八路軍后方留守處主任蕭勁光急電程潛、蔣鼎文等人,要求嚴厲懲辦肇事者。中共中央機關報《新中華報》在頭版頭條位置,以《鄜縣的大暗殺案》為題,發表社論,并以一個多版的篇幅,詳細報道了事件的經過,對頑固分子的反共陰謀,進行了無情揭露。國共雙方函電交馳,讓“匡裕民”三個字天下知名。2月,匡裕民直接指揮特務團,果斷清除鄜縣境內國民黨武裝,并武裝護送蔣隆延離開鄜縣境地,中共黨員羅成德代理縣長,從此中共成為鄜縣執政黨,鄜縣成為陜甘寧邊區的“南大門”。事后,毛澤東幽默地說:“匡裕民受了一驚,蔣介石丟了一縣!”

1940年8月,百團大戰打響,在八路軍總部統一指揮下,根據戰役各個階段的要求,匡裕民參與指揮炮兵各分隊分別配屬各參戰步兵旅、團作戰,并在作戰中發揮了重要作用,深得各參戰步兵旅、團的贊揚。

1941年7月,匡裕民已經升任軍委炮兵團副團長,他參與組織炮兵團開赴南泥灣,執行屯田戍邊任務。為貫徹中央軍委關于一面生產、一面作戰的指示,在執行大生產任務的同時,他與炮兵團主要領導一起開展大練兵活動,獲得了農業生產、軍事訓練雙豐收,炮兵團也被譽為“屯田政策”的模范單位。

1944年12月,以軍委炮兵團為基礎,延安炮兵學校成立。由于賀龍力薦,他擔任副校長,積極協助校長郭化若、政委邱創成,為炮校培訓了第一期1000名學員,分配到5個炮兵團擔任各級骨干。可以說,在炮兵人才培養上,匡裕民居功至偉。

“匡裕民同志是四野炮兵發展壯大的‘參謀長’,更是四野炮兵指哪打哪的‘副司令員’!”

1945年9月,抗戰剛剛取得勝利,國共內戰陰云旋起。為爭奪東北地區,匡裕民與代校長朱瑞率炮兵學校遠赴東北,戰斗在林彪麾下,親歷了東北解放戰爭全程。

剛到東北,由于輕裝遠征,我軍幾乎無炮,炮校也不例外。為搞好炮兵教學,朱瑞、匡裕民一面電請前線部隊饋贈繳獲,一面親自帶領炮校人員奔赴戰地,漫山遍野尋找殘炮。就這樣,他們保證了炮兵教學需要,并成立了1個炮兵團及1個戰車團。在他們影響帶動下,各部隊都重視起炮兵建設。到1946年6月,東北已經建成6個乙種炮團、4個丙種炮團、6個炮兵營、20個炮兵連,總計80個炮兵連。僅僅半年時間,東北我軍炮兵實力增長了10倍!火炮增長了20倍!在迅速壯大東北我軍炮兵實力上,朱瑞、匡裕民發揮了積極作用。

1946年11月,為統一東北我軍炮兵的指揮及裝備、訓練事宜,成立了東北民主聯軍炮兵司令部,朱瑞任司令員,邱創成任政委,匡裕民任第一副司令員兼參謀長。炮司下轄炮一、炮二、炮三、炮四團,戰車大隊,高射炮大隊,迫擊炮教導大隊,炮兵學校及后勤等單位。炮兵司令部的成立,標志著東北我軍炮兵部隊已經開始成為獨立的兵種。在朱瑞、邱創成、匡裕民領導下,分散的炮兵部隊得到了炮司統一的行政管理和教育,因而不論是總部直屬的基干炮團還是各縱隊、師、旅的炮兵部隊,在短期內都得到了迅速發展。到1947年3月,東北我軍已經擁有160個炮兵連!

早在1947年1月,在“一下(松花)江南”的德惠攻堅戰中,北滿部隊就投入了4個炮兵團(30個炮連)參戰,這是我軍炮兵在黑土地上的第一次大亮相,并且越戰越強!為準確把握炮兵發展脈搏,匡裕民親自指揮炮兵部隊參加了1947年夏秋冬季攻勢作戰。他和朱瑞都非常重視實戰經驗的總結,在新立屯、公主屯、遼陽、鞍山、四平等地作戰之后,他們都及時組織炮兵部隊展開“戰評”及“想辦法”運動,從而使得炮兵部隊的技術、戰術水平,仗仗都有提高。由于炮兵在上述攻堅作戰中的突出表現,博得了步兵的高度贊揚,并受到了東北我軍首長的嘉獎。

1948年1月,東北民主聯軍改稱東北人民解放軍,并逐步轉入戰略反攻。這時,在朱、邱、匡不懈努力下,東北我軍已經共擁有143個重型山炮連,12個步炮連,7個戰防炮連,43個混合炮連,70個迫擊炮連,總計275個連。全軍山、野、重炮572門(其中包括100毫米以上的榴彈炮和加農炮79門),步、迫、戰防炮863門,小炮擲彈筒3083門,總計4518門。在匡裕民親自過問下,炮司炮工處通過艱苦創業,建起了3個炮械修理廠,技術工人近1000人,一共裝修過火炮600余門,生產炮彈10萬余發。

1948年8月15日,為集中統一使用炮兵,東北野戰軍炮兵縱隊成立,隸屬炮兵司令部,蘇靜兼任司令員,邱創成兼任政委,匡裕民兼任副司令員及參謀長,下轄3個騾馬化野榴炮團、2個摩托化重炮團、2個摩托化高射炮團、1個重迫擊炮團、1個戰車團、1個工兵營。這時,國民黨軍任何一個戰略集團,都沒有這樣集中強大的炮兵隊伍。

1948年9月,東北戰略大決戰———遼沈戰役的序幕拉開了,國共兩軍喋血錦州地區。蔣介石深知,錦州得失關系東北存亡,因此嚴令第四十九軍(駐沈陽)迅速空降錦州,加強城防力量。9月28日,為完成破壞錦州機場、不讓敵軍空降的任務,匡裕民、邱創成攜手坐鎮,一起指揮炮兵第一團第二營,集中炮火轟擊錦州機場,擊毀飛機5架,嚴密封鎖了機場,粉碎了國民黨軍增援錦州的企圖,確保了攻錦勝利。

1948年11月2日,遼沈戰役結束,東北全境解放,愛炮如命的匡裕民立即叫人匯總戰利品:共繳獲美式155毫米重榴炮36門、日式150毫米重榴炮36門、美式105毫米重榴炮34門、各種高射炮69門。同時,我軍還俘虜了大批技術兵員,包括在緬甸受過美國訓練的炮手。在匡裕民具體組織下,炮兵司令部利用繳獲的火炮和敵方技術骨干,迅速對炮兵隊伍進行補充,使東北我軍炮兵實力空前壯大,僅兵員數量在短期內就翻了一番。

1949年1月,東北野戰軍改稱第四野戰軍,東北野戰軍炮兵縱隊相應改稱第四野戰軍特種兵縱隊,匡裕民任副司令員兼參謀長。他參與指揮這支強大的炮兵,入關參加平津戰役、太原戰役,并一路南馳,打到天涯海角。

回憶解放戰爭中的四野炮兵,許多老同志一語雙關地說:“匡裕民同志是四野炮兵發展壯大的‘參謀長’,也是四野炮兵指哪打哪的‘副司令員’!”

縱橫朝鮮戰場,“指揮炮兵部隊在極其艱苦困難的條件下,完成了作戰任務”

1949年10月,新中國宣告成立,匡裕民還是干自己的老本行———炮兵,歷任第四野戰軍炮兵司令員、中南軍區炮兵司令員。

1950年10月2日,抗美援朝作戰打響前夕,毛澤東致電斯大林:

我們決定用志愿軍名義派一部分軍隊至朝鮮境內和美國及其走狗李承晚的軍隊作戰,援助朝鮮同志。

根據我們所知的材料,美國一個軍(兩個步兵師及一個機械化師)包括坦克炮及高射炮在內,共有七公分至二十四公分口徑的各種炮一千五百門,而我們的一個軍(三個師)只有這樣的炮三十六門。……因此,我軍目前尚無一次殲滅一個美國軍的把握。而既已決定和美國人作戰,就應準備當著美國統帥部在一個戰役作戰的戰場上集中它的一個軍和我軍作戰的時候,我軍能夠有四倍于敵人的兵力(即用我們的四個軍對付敵人的一個軍)和一倍半至兩倍于敵人的火力(即用二千二百門至三千門七公分口徑以上的各種炮對付敵人同樣口徑的一千五百門炮),而有把握地干凈地徹底地殲滅敵人的一個軍。

敵我炮兵力量懸殊及炮兵的重要性,在字里行間躍然而出!而對于抗美援朝作戰一旦打響,誰來負責志愿軍炮兵,領袖或許已經心中有數。

同年10月19日,抗美援朝作戰行動開始;同時,成立志愿軍炮兵指揮機構———炮兵司令部,萬毅任司令員(未到職)、邱創成任政委,匡裕民任副司令員兼參謀長。由于司令員不在位,匡裕民實際主持作戰指揮。1951年2月,志愿軍炮兵司令部改為炮兵指揮所,匡裕民任主任,成為朝鮮戰場上志愿軍炮兵的一把手。抗美援朝五次戰役,每次都有他的身影。

志愿軍剛剛入朝時,預備炮兵僅有炮兵第一、第二、第八師共9個團,裝備著日本、美國制造的舊式火炮284門,且多由騾馬牽引;隊屬炮兵主要裝備山炮、步兵炮和小口徑迫擊炮,由騾馬馱載或人力背負,其建制多為連、營。如此水平的炮兵,怎樣和美軍抗衡?

在作戰雙方炮兵數量和裝備相差懸殊的情況下,匡裕民果斷決定:志愿軍炮兵采取集中使用的原則,在主要方向和主要地段集中兵力、火力,爭取局部優勢;以抵近射擊和直接瞄準射擊為主,提高命中率。在他正確指揮下,志愿軍炮兵迭創佳績:

第一次戰役中,首批入朝的預備炮兵9個團,以2個團另1個營支援第三十九軍進攻云山,由于兵力集中,火力突然、猛烈,使步兵順利突入縱深,直取云山,將美軍騎兵第一師(機械化師)第八團大部殲滅。

第三次戰役中,志愿軍一一六師突破臨津江時,炮兵在5公里正面上集中73門火炮,以45門火炮開辟通路,以28門火炮壓制南朝鮮軍縱深陣地上的發射點和炮火,經20分鐘炮火準備,將敵前沿工事摧毀80%,并打開兩個突破口,保障步兵迅速渡過臨津江,完成突破任務。

1951年4月15日,志愿軍炮兵指揮所召開第一次炮兵會議,匡裕民總結前期作戰經驗,強調炮兵作戰必須集中優勢兵力、火力于主要方向,貫徹“火力必須集中,陣地適當分散”的原則,重視白天作戰和協同作戰,加強對空防護和偽裝。在上述作戰思想指導下,志愿軍炮兵越打越強。

第五次戰役中,參戰的火炮已達700余門,其中野炮、榴彈炮500余門,有力地支援了步兵突破“聯合國軍”防御。在戰役后期的機動防御作戰中,新組建的防坦克炮兵第三十一師大膽實施近戰,以側射、斜射火力組織交叉火力網,擊毀“聯合國軍”坦克25輛。

在1951年秋季防御作戰中,由于匡裕民正確指揮,炮兵集中兵力、火力于“聯合國軍”重點進攻地段,配合步兵實施堅守性防御。結果,在秋季防御作戰中,志愿軍炮兵共擊毀擊傷“聯合國軍”坦克76輛、汽車80輛、火炮33門。

1952年9月18日至10月底,志愿軍在全線展開戰術反擊作戰,匡裕民指揮炮兵配合作戰。在他統籌指揮下,炮兵大出風頭:

步兵進行1次反擊,平均得到31門火炮支援;反擊1個敵軍連的戰斗,平均有36門火炮參戰。反擊開始前,炮兵對“聯合國軍”主要防御工事進行破壞射擊,為步兵開辟通路;反擊中,炮兵以短促、猛烈的火力壓制“聯合國軍”炮兵、追擊炮和火力點,掩護步兵沖擊或撤退。在攻擊的57個目標中,被炮兵摧毀的火力點與地堡平均達總數的70%。

在上甘嶺戰役之初,志愿軍僅有82毫米口徑以上的火炮27門,平均每公里正面有10門。經匡裕民組織協調,戰役后期我軍參戰火炮增加到185門,平均每公里正面74門,從而確保了戰役勝利。

1952年12月,毛澤東在分析朝鮮戰局時指出:今年秋季作戰,炮火的猛烈和射擊的準確實為致勝的要素。講話中,毛澤東沒有點匡裕民的名字,但他如此表揚志愿軍炮兵,匡裕民自然與有榮焉。

1953年3月,由于久戰成疾,匡裕民離開志愿軍炮兵,調任東北軍區炮兵司令員,這時距朝鮮戰爭結束僅僅4個月。今天,軍史對志愿軍炮兵評價甚高,以《抗美援朝戰爭史》為例:

中國人民志愿軍炮兵在抗美援朝戰爭中,共斃傷敵15.8萬余人,擊毀擊傷敵火炮570余門、汽車880余輛、坦克940余輛,摧毀敵碉堡2490余個,為戰爭的勝利做出了重要貢獻。

顯然,由于主持志愿軍炮兵時間最久,激戰最酣,匡裕民是最有資格為之自豪的。由于在抗美援朝中功績卓著,他被朝鮮政府授予二級國旗勛章、二級自由獨立勛章。

“這就是老紅軍的本色,將軍的胸懷!”

20世紀50年代中期,匡裕民進入南京軍事學院深造。1955年9月,他被授予中將軍銜,榮獲二級八一勛章、二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1957年9月,他調任軍委炮兵副司令員,一直奮斗到1975年8月,在軍委炮兵整整戰斗了18年,相繼輔佐陳錫聯、邱創成、吳克華三任炮兵司令員,對于炮兵全面建設,作出了應有的貢獻。由于將軍軍旅生涯主要從事我軍炮兵事業,且在紅軍時期就有“神炮手”名頭,所以軍中雅稱他“神炮將軍”。

匡裕民一生謙虛謹慎,廉潔自律,從不搞特殊化,不以權謀私。對親屬、子女,他要求極其嚴格,從不為他們工作調動、提升等問題開后門、找路子。有一次,他視察二兒子所在部隊,為不擴大影響,他竟沒有順便看望一下兒子!部隊很多人都不知道,匡副司令員有個兒子在這里當兵。

匡裕民對子女、親屬嚴格,而對身邊的工作人員卻關懷備至。他有句名言:“無論元帥,還是將軍,如果沒有千百萬戰士的鮮血,就不會有他們的勛章,我們應該關心和愛護戰士!”他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有個戰士患了感冒,他硬要這位戰士休息幾天,關照伙房做病號飯。一次,有個警衛戰士探親回來后,情緒一直不太好,匡裕民看在眼里,記在心上。他找來那位戰士談心,和謁可親,娓娓而談。那位戰士深知匡副司令員關心他人勝過關心自己的秉性。起初不愿講,經再三追問,他只好如實相告:家鄉遭受嚴重水災,家里房倒屋塌,處境困難,因此悶悶不樂。匡裕民聽了,感慨地說:“你怎么不早告訴我,把我當外人,我們是一家人啊!”隨后,他偷偷寄去200元錢,幫助那位戰士一家度過了困境。事后,那位戰士知道了,激動地說:“首長待我們真是親如父兄。”

幾十年來,人們紛紛傳頌著領袖毛澤東送子赴朝鮮,毛岸英獻身戰場的故事。鮮為人知的是,匡裕民也在抗美援朝中經歷過愛子戰死的巨大悲痛。那是在抗美援朝第二次戰役中,匡裕民的大兒子不幸壯烈犧牲。消息傳到炮兵指揮所,大家心情沉痛,悲聲一片。匡裕民摘下軍帽,沉默片刻,忍著悲痛,堅毅地說:“他是為祖國而死,為朝鮮人民而死,死得光榮!”彭司令員知道后,欽佩地贊道:“這就是老紅軍的本色,將軍的胸懷!”

1977年4月9日,匡裕民不幸逝世,離開了親人,離開了戰友和同志,離開了他為之奮斗畢生的人民炮兵建設事業,帶著深深的眷戀永遠地離去了。生前,他叮囑喪事從簡。他,一個貧苦農民的兒子,人民的功臣,在貧苦中參加革命,幾十年后在簡單儉樸中離開人世。親人們在替他換衣時,全身13處傷疤,赫然在目!這是將軍無私無畏,英勇奮戰一生的崇高象征和真實記錄,也是留給后輩的厚重期望和深刻啟迪……

?

(責任編輯:陳雨薇)
二分彩计划软件下载 11选5选五中五10码复式 骰子彩票大小单双技巧 万人炸金花下载真人版 竞彩2c1保本对冲 环球国际娱乐真人 北京pk10历史开奖结果 时时彩直播现场开奖网站 春秋彩票手机安卓版 百灵手游牛牛官网 重庆时时彩宝典 老版本